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该不该编制第五本预算账

2018-10-31 14:39:33

该不该编制“第五本预算账”

新华北京3月5日新媒体专电题:该不该编制“第五本预算账”——全口径预算背景下的政府性债务出路

新华社“中国事”

随着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预算报告连同政府工作报告一并,被发到代表委员手中审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中“全口径预算管理”概念,让政府性债务再次受到关注。

预算报告没有政府性债务,是不是“完整的”?

政府工作报告中“实行全口径预算管理”提法,让代表对预算的进一步完整有了更多的期待。有代表认为,除了公共财政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还应编制政府性债务预算——即“第五本账”。

“债务预算也应该纳入人大的审议范围,有助于预算的完整性。”来自安徽的宋国权代表说,“不仅要涉及今后债务,也包括之前的历史遗留。”

周国辉代表认为,涉及到政府所有的资金收与支,都应该纳入人大的审议范围,这才是“全口径”的概念。特别是随着预算编制制度逐步完善、扩大,可以实施对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审查,防止少数政府的短期行为。

在预算管理改革较早的河南省焦作市,政府提交人大审议的预算草案除四本预算,还包括多本账:政府债务预算、政府投融资预算、政府采购预算、政府非税收入预算等。其中的政府债务预算,当地从10年前就开始编制了。浙江省台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薛少仙代表也表示,当地正开始推行全口径预算,逐渐要把债务等也放进预算里。

不过,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提“第五本账”没有必要,本身经济预算体系也包括债务;而所谓的“第二财政”也不是一个严谨的说法,应该是一元化的公共财政。

没有必要患上“恐债症”

山东省枣庄市市长张术平代表认为,目前公开“第五本账”,从政府来说没有问题。近两年来,从国家到省级,对地方融资控制越来越严格,地方举债也日益规范。目前,政府债务也是要向人大报告的,只是没有单独编制报告,这中间可能有一个认识的过程。

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代表认为,地方债务目前来说还是风险可控,因为大部分都有土地收益保障,但这种模式能否持续值得高度关注。一旦土地出让增量下降、经济下滑、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时,地方偿债风险也会显现。

“事实上,在过去30多年中,地方政府债务融资的做法,对经济发展、改善民生等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宋国权代表说。

宋国权说,以他所在的安徽铜陵市为例,是典型的工业城市,市财政只能保障政府运转,没有太多多余的资金用于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如果其他以农业为主的地方,在无法举债的情况下,相关发展与建设就难以为继。

贾康委员认为,要客观评价地方债务,地方借债资金对于促进发展、支持民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弊病也不可回避,不透明带来了风险不可控制。地方债的风险主要是局部和项目上,要避免出现突发式的状况。

也有人认为,政府性债务中的问题是,负债率、偿债率、债务率等风险临界点究竟在那里?有的地方甚至称,本地负债率180%也在“安全线内”。

“脱敏”后的政府性债务,出路在何方

去年12月30日,国家审计署在站上公布了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此前被猜测、质疑,而不少部门不愿说、不敢说的政府性债务,也彻底实现了“脱敏”。然而,其路在何方,代表委员纷纷支招。

于国安代表说,解决政府性债务问题应是“开正门、堵邪门、拓大门、关旁门”,比如地方自主发债,用公开透明的制度来规范举债,才能有效评估,明确风险,有利于用合理的制度约束地方的盲目和冲动。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把地方政府性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推行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这些内容备受代表委员关注。

宋国权代表说,个别地方政府的融资现在已到了的还款期限。之前每年财政盈余还贷款利息都很吃力,如果到了要还本金,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中央不仅要摸清地方负债数额,还要对地方债务使用情况心中有数,是用于公共服务、保障民生,还是用于修建楼堂馆所,要分类制定处置方案。”宋国权说。(李亚彪、罗博)(罗争光、程士华、岳德亮、商意盈对此亦有贡献)

原标题:该不该编制“第五本预算账”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长丝土工布
电影怎么赚钱
X光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