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取消药品加成到底成不成

2018-10-31 14:39:44

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取消药品加成 到底成不成

制图:蔡华伟

核心阅读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加快公立医院改革,落实政府,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和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人事薪酬制度。”2012年2月,福建三明拉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大幕。两年过去,以“百姓可以接受、财政可以承担、基金可以运行、医院可以持续”为目标,三明医改之路走得如何?

以药养医似乎是医疗体制的顽疾,“取消药品加成”“药品零差价”等改革措施时时见诸报端,究竟效果如何?6月13日,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座谈会在福建省三明市召开。早在2012年2月,三明针对全市县级以上的22家公立医院拉开综合改革大幕。两年过去,三明医改之路走得如何?

患者:支出减少

改革后,人均住院费用下降6.55%,医保基金扭转亏损局面

三明市沙县的王女士因肺炎住院,7天后,从沙县医院出院,接过医院账单,此次住院总共花费2783元。据沙县医院统计,医改前,同样病种的治疗费用大约是3570元。

治疗费用的降低,主要得益于药品价格的大幅下降。在医院价格表上,一种被广泛用于肺炎治疗的阿米卡星注射液,2011年价格为12.78元,如今价格为每支2.9元,降价幅度达到77%以上。

“医改首先要解决群众看病贵的问题。”三明市委常委、市医改协调小组组长詹积富表示,取消药品加成、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是三明破题的枪。

詹积富介绍,以往,医院可以在药品进价上加成15%左右进行销售。“在这种政策下,医院实际上成为药品流通的一环,医院进贵药、医生多开药难以避免。”2013年2月1日,三明全面取消药品、耗材加成,实行县级以上医院药品零差率销售,从根本上彻底消除医院靠药逐利的动机。

在实行药品零差率后,三明根据医院上报的需用药品品种的通用名确定药品采购目录,对1565个品种的药品实行限价采购。筛选30个病种,从2013年4月1日起进行医改的医院试行单病种付费,同时按不同等级医院制定不同的自费比例,不仅有效促进分级诊疗,又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

2013年,三明22家公立医院人均住院费用4692.32元,较改革前2011年的5020.99元下降328.67元,下降6.55%。

“解决看病贵问题,不仅减轻群众负担,也确保了医保基金的平稳运行。”詹积富说,得益于医疗费用的下降,三明城镇职工医保住院每人次平均费用从2011年的6552.61元降低到2013年的5083.76元,其中每人次平均统筹基金支付从2011年的4734.97元减少到2013年的3566.02元。“医保基金扭转了亏损的局面,从2010年亏损1.43亿元到2013年结余7500多万元。”

医生:收入增加

改革后,全市医务人员平均工资增幅为40%,年薪制斩断“以药补医”

病人的账算得细致,沙县医院骨科主任医生柯贤明同样有本账要算。作为医院工作量的医生之一,2013年他的年收入超过20万元,而在2011年他的年收入还不到9万元。

“自2012年起,我们在全市22家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实行院长年薪制与医生年薪制,按照级别和岗位,实行不同等级年薪。”三明市财政局副局长、市医改领导小组成员张煊华介绍,院长年薪由政府财政支出,医生年薪则由所在医院支付。打破了原有的按照行政层级进行分配的机制。

年薪制改革,着力点就是体现医生的劳务技术价值。“门诊量、手术量等是医生劳动价值的体现,在以往却被大大低估。”张煊华说,针对这种情况,三明对31项治疗项目、33个手术项目的收费进行调整,提高了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后的门诊费,主治医师挂号费由3.3元调至15元;主任医师由8.3元调至25元。其中,挂号费由基金报销8元。

据统计,2013年三明参与医改医院的工资总额达70916.64万元,比2012年的工资总额49838.55万元增加21078.09万元,同比增加42.29%;全市医务人员平均工资为76275元,比2012年的54482元增加21793元,同比增加40.00%。

医院:收入结构良性回归

部分药商有意绕开三明市场,三明医改期待避免“孤岛效应”

患者看病费用低了,医生收入却涨了,这钱到底谁出的?“我们经过调研,医疗服务价格按取消药品加成的87%左右平移。”张煊华介绍,即医疗服务价格的提高额为取消药品加成降低额的87%。

以往,医生通过多开药获得更高收入,实际上抬高了药商的利润,是一种畸形的补偿方式。三明市第二医院2011年医药总收入25049万,其中,药品收入11845万,医务性收入5091万;2013年总收入27604万,药品收入7831万,医务收入8310万,首次超过药品收入。看上去,医院的收入在下降,但主要是药品收入大幅下降。医务性收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而这才是医疗行业的正常价值规律。

据统计,2011年至2013年,三明22家医院药品收入占比下降11.17%,医务性收入则从2011年的39%提高到2013年的近62%。

“公立医疗机构硬件投入依靠政府,软件和日常管理依靠医院自身,降低医疗成本和提高运行效率依靠体制机制创新。”詹积富说,“三个依靠”是三明医改的有力抓手。

三明医改成效明显,詹积富却并不轻松。“在全国医疗体制总体没有根本变化的背景下,三明医改作为市级层面上的改革容易形成孤军奋战的局面。”

事实上,这种担忧已有体现:一是面临部分药品无药可配的窘境。由于三明市挤压了药商尤其是药品流通环节的利益,导致药商有意绕开三明市场,造成部分药品无药可配;二是面临医生尤其是骨干医生人才流失的困扰。有的地区对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机制没有改革,医生仍可通过药品回扣获得比年薪制更高的收入,部分骨干医生可能外流;此外,信息化建设滞后也影响医改进展和工作效率,迫切需要加快医药卫生信息化建设,提升管理水平和工作效率。

“避免‘孤岛’效应,重要的还是在更高层面加快全国公立医院改革步伐。”詹积富表示,“在全国大范围内加强药品采购和使用管理,使整个医疗机构的职业环境同步,医改就有可能在‘深水区’取得更大成效。”(钟自炜)

原标题: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取消药品加成到底成不成

稿源:中新

作者:

韩国直邮运费
螺旋焊管
猪粪处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