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坐倚窗栏读斜阳高连奎

2018-08-08 19:33:28

坐倚窗栏读斜阳高连奎

少年悦意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那时家乡的图书馆或许不能称其为严格意义上的图书馆,多算是图书室,在老城区的几间平房里,偌多的书大都包了牛皮纸的护封,密密麻麻竖在暗红色书架上,昏暗的光线下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书的种类繁杂,跨越年代也不长,但编目很混乱,或者因为没有及时排架导致的,找本书读很费劲。即便如此,我仍常常跑去,蒙昧的心里只是喜欢徘徊于书墙间浏览,后来明白,走马观花其实也是一种欣赏和自娱,有些事并不一定非要学究样钻进去不能自拔才是让人乐道的状态。

跑图书馆的习惯,或者叫爱好,就这么养成了幸好这是让人乐道的。

之后,正经借读的图书馆,个当算我服役的兰空机关图书馆,也不大,但很规矩,于是办了一个借书证。借书证封面是牛皮纸,印着红字,内页并不贴照片,后缀五六页表格用来写借阅记录,自然书后纸袋里插的卡片也记录一下。不读书不知自己学识浅薄,读起书来越读越嫌自己知之甚少,因此阅读便成为一种自我的觉悟,希冀从书中寻找到目标并不明朗的答案或指引,从而实现不明朗的愿望。那时少年狂妄尚盛,竟订下一个读书计划:一年读一百本书。这样时间就有些紧,攒起精神分秒必争,几乎手不释卷,读得眼睛都干涩红肿了,视力急剧下降,只好暂时停下来养眼,却又计算平均百分比,发现一年逐字逐句读书,即便读小薄本的,其实也很难实现。阶段性目标定得太高,不啻好高骛远,往往打击了积极性,甚至形同于自残,尤其是对文化底子尚浅的青年的我。

再后,机关搬到兰州市,机关图书馆关闭,一时竟有失落感,好在离位于滨河路的甘肃省图书馆近了。尽管之前曾跑去看过,但一直没有办借书证,这时便正式办了一个,居然贴照片,蓝塑料皮的,内页跟其它馆的借书证大同小异。可惜机关由山沟迁到城市,纪律管得紧了,外出不方便,借书就更不易,借书证只算是维系我与图书馆的亲密姿态。

再后来,我调到石家庄飞行学院,甫一安顿,便先询问图书馆所在,抽空跑去看,居然规模并不小,只是没有开架借阅,仍需站到小格柜子前翻手写检索卡片救生筏
。那时初换单位和环境,一时难以适应,工作也还轻闲摆放架
,百无聊赖甚至无所事事,不愿碌碌无为,读书便是的娱乐,而学院图书馆的书除了专业书籍占主流,尚有占比不小的文学书,主要是小说贴机器
,于是按检索卡片次第借来读,竟也非常愉悦。以前从来不沾武侠小说,嫌其庸俗,如今无聊才随便翻翻,不想竟爱不释手,夜以继日,甚而废寝忘食,不禁惊叹这无异于发现了新大陆。那两年,几乎读遍金庸,读了一多半的古龙,还有一部分梁羽生,不时掩卷慨叹,文以载道不仅限于纯文学,通俗文学亦功不可没,正应了杨绛先生的话,每一本书都有它的益处。

开卷未必都有益,博览群书当无害。如今读书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尽管自己也有几柜书,但是一有空闲仍不免跑到图书馆,带一只保温壶,壶盖当杯,或泡茶,或沏咖啡,拣楼上靠窗的位子坐下,边品茗边阅读,偶尔瞟一眼窗外,于车水马龙中独自悠闲,实在是闹中取静的上佳去处。与过去相比,如今的公共图书馆,无论环境还是设施,已优越了一个甚至几个时代,也许纸质图书找不到心仪的那册,但浩瀚的电子图书里总能找到众里寻她千百度而不可得的那本,这是偌多家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共享后的结果。独坐图书馆一隅,其实并不一定非要读书,只是获得一份别处没有的静处无为。此一时心思天马行空未尝不可,心无旁骛如入定也未偿不可,在这个被物质化嘈杂得空前浮躁的世界上,安然与恬适、从容与优雅无疑是难得的。看日影透过织竹的窗帘,慢慢从西移到东,耳畔轻悄的脚步和私语般的话声,总觉得自己得到了丰厚的善待;尤其是雨后斜阳,俯视街巷人来人往,眺望远处的楼宇景致,世间一切既与自己无关又近在眼前,目光里想来必定有神仙般的慈悲。残阳如血,残阳壮烈,暖暖的光影里大有隔世之感,自己为自己又好好地活过了一天。这样的一天,现代人每天都在孜孜以求,却求之不得,真正属于自己又为自己活的这一天,更是一种久慕渴求不得的。

(:丹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