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青海春天拟卖药自救 股价复牌后或将大幅缩水

发布时间:2018-12-11 04:12:25 编辑:笔名
青海春天拟卖药自救 股价复牌后或将大幅缩水 发布时间:2016-04-11 11:22:22来源:中国经济网作者:佚名责任编辑:曹霁晨 作为一手将青海春天 (600381.SH)运作上市的幕后推手张雪峰,显然不愿“坐以待毙”。 4月6日,青海春天接连发布两条董事会决议公告称,控股股东拟将旗下子公司三普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三普药业”)生产的多款产品的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春天药用”),以期为这一家刚刚借壳上市的企业完成“自救”。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10月才从 智慧能源 (600869)易手的三普药业,近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不仅如此,上述药品经销权的含金量存疑,6种产品的GMP(良好生产规范)证书仍有疑问。 短短半年时间,青海春天便屡遭危机,被称为“青海春天操盘手”的张雪峰能否渡过这次可谓创业以来的难关?青海春天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日前,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预测,虫草类产品占主营业务近80%的青海春天,2016年极可能出现亏损。青海春天自2月2日起停牌至今,股价复牌后或将大幅缩水,也很可能被实施风险警示。 律师合伙人转型“极草带头人” 青海春天的“跌落”,张雪峰作为极草产品灵魂人物,其公众形象或不可避免受到贬损。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他,一般是西装革履,为人低调,微笑和谦逊的眼神,这一度让外界领教到这家全球的虫草公司温文尔雅的人格魅力。 接受长江商报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冬虫夏草在 中国中药 材里本来就有神秘的一面,或许正因如此,张雪峰也给自己贴上神秘的标签。 张雪峰此前有过律师和商人经历,在被包装为极草总设计师后,愈发显现出低调和神秘,鲜有向媒体透露详细的个人履历。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此前重组*ST贤成时,张雪峰的履历是青海春天核心技术人员,负责其主要产品总体设计和销售网络建立及推广。 1969年出生的张雪峰,四川大学毕业后,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经先后在四川华兴公司、中达实业、中咨投资、九峰实业以及青海唐古拉药业任职,也有律师合伙人经历,但鲜有研究冬虫夏草相关产品的经历。 不过,据钱江晚报此前报道称,张雪峰真正与虫草接触应该在任青海唐古拉药业总经理时期。 2003至2005年,张雪峰收购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并曾任董事长。从此,张雪峰与虫草结缘,先后被冠以青海经济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青海省要学会常务理事、青海冬虫夏草与人类健康研究发展基金会理事等头衔。自此,张雪峰转型成为“极草带头人”。 钱江晚报报道,在2008年,张雪峰任青海省要学会冬虫夏草药用研究专业委员会会长时期,位于青海省互助县的极草生产基地建成。 不知从哪个时期开始,张雪峰创造虫草清洗净化技术,还曾带队前往德国,与当地企业合作开发极草产品。 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2012年8月,绍兴网发布的一则有关张雪峰研发极草的软文显示,2006年,张雪峰作为德国菲特公司客户,要求菲特公司将一种“冬虫夏草粉”在不添加辅料的前提下压片成型,在消耗价值近2000万元的冬虫夏草粉后,纯粉片诞生。此外,在2009年,德国S+S双仕公司也曾与张雪峰合作,为其定做专门测试冬虫夏草的金属检测机。 自设德国公司鼓吹技术 不过,张雪峰与德国的联系不仅如此,他至少在2008年之前,还在德国设立德国荣恩公司(Rongen Medical GmbH),并持有90%股份。2008年12月,德国荣恩公司与与青海春天签订《合作协议》,合作期限五年(2008年12月7日至2013年12月6日),同意青海春天在制造“极草5X”系列冬虫夏草产品过程中进行全面的技术合作,并授权青海春天在经营和产品宣传过程中使用该公司的公司名称、商号及企业的其他信息。 2013年12月7日,德国荣恩公司与青海春天签订《授权协议》,授权青海春天在经营和产品宣传过程中无偿使用该公司的公司名称、商号及企业的其他信息,授权使用的截止期限为2023年12月31日。 南方周末此前报道称,德国荣恩系青海春天在德国注册,有多少技术鲜有人知晓。 设立初衷是青海春天通过投资建设德国荣恩药业开展技术攻关与创新体系,并以此为平台,与欧洲的研发、制造机构合作,为青海春天提供

青海春天拟卖药自救 股价复牌后或将大幅缩水

持续的技术支持。但是张雪峰一直被包装为虫草技术带头人和发明人,张雪峰此前持有的数十项专利中,除了纯粉片技术等5项属于发明外,其余均属于普通专利。 4月8日,长江商报记者在德国工商查询网站查询德国荣恩公司相关信息,但必须输入这家公司的详细数据,仅有公司名称无法查找。 不过,在重组贤成矿业公告里显示,张雪峰控制的德国荣恩曾与青海春天关联交易过设备产品,价值200多万元。 此前,极草宣称的“细胞级破膜、破壁”微粉粉碎技术被称为“使冬虫夏草细胞级微粉精髓释放比原草提升至少7倍”。“中国冬虫夏草之父”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教授沈南英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上述说法毫无科学依据。 三普药业救场前途未卜 4月5日,青海春天公告称拟化解公司和春天药用面临的显示风险,将控股股东西藏荣恩旗下子公司三普药业有限公司的虫草参芪膏等6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春天药用,“春天药用也拟充分利用自身在冬虫夏草行业多年的研发、销售优势与三普药业开展相关合作”。 这一度被业内认为是青海春天基于公司体系内的自我救赎行动。 虽然青海春天董事长兼任总经理张雪峰回避了表决,但主持实施“救场”行动的,也正是同为三普药业的法人张雪峰。 张雪峰还任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执行董事,身兼数职,尤其是关键岗位,显然这次救场与张雪峰力主推动有很大关系。据了解,三普药业同为青海一家药企,2010年,其定增并购远东控股旗下100%电线电缆资产,实现企业跨行业转型,其药业资产逐渐弱化,但在去年10月,被西藏荣恩以3.2亿元收购。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显示,当时收购草案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三普药业主营业务连续亏损,2014年实现营收886.8万元,净亏2702.05万元,在2015年度前8个月净亏1849.99万元。 三普药业原属蒋锡培控制的智慧能源(600869.SH),是青海省的中藏药生产基地,不过,三普药业在去年11月进行法人和股东变更,变更后法人和股东分别是张雪峰和西藏荣恩公司。 外界至今对于西藏荣恩“闪电式”获得三普药业颇感意外,说明张雪峰深谙资本操盘,而如何先于昆明钰心医药一步购得的背后角力至今鲜有人知。 2015年6月,智慧能源曾与昆明钰心医药并购投资中心达成合作并签订框架协议,转让三普药业100%股权。钰心医药实际控制人正是 一心堂 (002727)董事长阮鸿献。 彼时,针对三普药业的争夺非常激烈,智慧能源却突然中止与钰心医药的合作,在此前一天西藏荣恩就与三普达成转让协议。青海春天公告称:“双方将于近期就此次合作开展进一步的商谈、细化并确定相关事宜”。 不过,上述药品经销权的含金量存疑,6个产品的GMP(良好生产规范)证书仍有疑问。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国家食药监总局数据显示,三普药业GMP认证信息共计7条,在此次青海春天获得的6款药品全国经销权中,仅有虫草五味颗粒、健肾益肺颗粒以及利肺片在上述处于有效期内GMP证书认证范围内,其余三款的GMP证书已于2014年12月6日到期。 虽然此次控股股东打包药品经销权施以援手,或只是缓兵之计,面对业绩承压,三普药业的药品经销权能否提振青海春天业绩还是未知数。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预测,虫草类产品占主营业务近80%的青海春天,2016年极可能出现亏损。同时,青海春天面临停牌,股价复牌后将会大幅缩水,也很可能被实施风险警示。 他认为,青海春天今后无论向药品转型还是向保健品转型,都必须达到国家标准通过审核,且由于研发前期投入较大、周期较长,企业需要承担一定的研发风险,产品上市后还要承担市场风险。 青海春天停牌事记 2月2日 青海春天因药品生产资格证到期并迟迟未获得新证,被停牌核查。 2月4日 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官网提出警示,冬虫夏草砷含量超过国家安全标准。青海春天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3月4日 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通知,今后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相关申报审批工作按 《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 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批准不得生产和销售。 3月29日 青海春天再次披露,公司明星产品“极草”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将停止“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产品的生产经营。 长沙玩偶品牌大全
重庆千年舟加盟代理
成都古建瓦报价
红木餐台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