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冥筵 章节:众生不安生

发布时间:2020-02-15 18:00:55 编辑:笔名

冥筵 章节:众生不安生

“这是罔顾事实和原告人的利益,你这样的判决相当可耻,简直是司法之耻!”原告律师方柏林冲到审判长面前指着他鼻子怒吼。

法官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收拾桌面上的文件,两边的法警闻声而动围了上来。

“站住,你们想干嘛?我只骂这小白脸,没你们什么事,再敢再往前一步,有你们好看。”方柏林竖起中指食指在面前划了半圈。

一个稍为年长的法警扯了扯旁边年轻的法警,小声嘀咕“这家伙是疯子,连院长也忌惮他三分,要没什么过激行为……就当他喝醉算了,省得麻烦。”

年轻的法警点点头,手悄悄地放在腰间的电棍皮套上。

“你哪所学校毕业的?你的法官资格怎么来的?小白脸我告诉你,别装模作样了,谁让你这么判的,说…..是谁?”方柏林用力敲打着桌面发泄着心中的愤懑。

法官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语还休,又低下头弄桌面上的文件。

“你俩先走,我还要再教训这个小白脸。”方柏林咬着牙指着法官旁边的审判员和书记员。

审判员和书记员面面相觑,既不能丢下领导,又不想呆在这个*味十足的地方。

“请遵守法庭纪律,不要拍照。你…..我说的是你。”那个年长的法警指着观众席上的一个旁听的群众。

这时候冲上来一个人,一把拽着方柏林往外扯。一边扯一边说“方老爷我求求你,我拜拜你行吧,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行不?全城的市民都知道你是海瑞,你是包青天了行不?这个月我被律管处警告两次了

,求求你吧,你是律师啊,不是菜市场的家庭妇女,为两毛钱扯开嗓子叫唤,请注意你的身份好吗?方大爷!”

法官一看,赶紧开溜。

方柏林一把甩开那人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丁远康,你还是不是律师?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们执业前怎么宣誓的?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执业为民、勤勉敬业,诚信廉洁,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努力奋斗!”

方柏林对着丁远康下巴一扬“你还记得吗?”

丁远康满脸涨红,鼻子透出一股股粗气,双眼怒瞪着方柏林“我记得,我还记得你老人家一共被律管处警告过六次,三个区法院院长点名批评过,连中院、高院的院长也知道我们律所有个流氓律师。你老人家是出尽风头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还有我们律所,我……连结婚的钱都投到里面去了,我女朋友说今年再不结婚就……”说到这,哽咽起来。

方柏林狠狠地吐了口气,昂起头闭上眼深深地吸气。

丁远康响了,他捂着嘴巴走到一边去。

方柏林隐约听到丁远康的对话,在他挂断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方柏林用力拍了拍丁远康的肩膀“算了,我不玩了,以后律所靠你了。有空约我吃饭吧,走了!”说完又轻轻地拍了拍丁远康肩膀,头也不回走了。

“喂,你上看看,你成红了。臭小子,改改你那些臭脾气,需要帮忙随时来找我。”丁远康说完好像还不解气,对着方柏林的背影狠狠地吼了句“王八蛋,记住了,改改你的臭脾气。”

方柏林头也不回,西装外套向后一甩搭在肩上,算是回答。

“这王八蛋,真的说走就走……他还真敢走…….”丁远康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

方柏林今晚的晚餐是青菜煮面条,正吃得奔放之际,门铃响了,走过去开门,门一开冲进来两人,前面的高个子不住嚷嚷“干什么干什么,几乎把我推到了。”

后面是一个斯斯文文带着眼镜的瘦高个“你两手空空的,要考虑一下后面提东西的人啊”

前面那个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大要案件侦查处副科长韦仲新,后面那个是省人民医院心血管科副主任甘力宝。两人和方柏林是从小学开始认识的,感情比金刚石还硬。

“啧啧啧,你就吃这个啊?”韦仲新指着桌上那碗面。

“有问题吗?”方柏林低下头又一顿唏哩哗啦。

“别吃了,今晚海鲜火锅。”韦仲新一把夺过他面前的吃剩的半碗面“太凄惨了,好好的红沦落到吃素面。”韦仲新夸张地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搞什么鬼?”冷不防,方柏林抢回那半碗面,用筷子点了点厨房。

“他说你今天输了官司,心情不好,我刚好下班,就一起过来探望探望你。你说你也是的,都一把年龄了,还不收收火。在法庭跟法官叫板什么?你不知道被告人是市公安局和城管局吗?原告非法摆卖还用水果砸现场的公安和城管,她老公推到了我们警员……好了好了不说了……”韦仲新看到方柏林面无表情地瞪着自己。

“开锅了,喂老仲,拜托你收拾收拾桌面行吧?”甘力宝从厨房端着一个电饭锅走出来。

一开锅,海鲜的鲜香味立即飘满整个房子,当下大家也不言语,赶紧开吃。

“我说你老人家能否住个像样的窝啊,每次来找你跟爬山似的。”韦仲新把一只剥壳的虾放到嘴里慢吞吞地说,兴许吃急了,冷不丁满脸通红,呛得他手脚乱舞。

方柏林连忙过去帮他一边揉胸口拍背,一边埋怨“急什么?又没有人跟你抢。”好一会儿韦仲新才缓过气来。

“没事儿,这段时间都是这样,吃东西老是呛。对了,赶紧搬吧,这里不是人住的。”韦仲新放下碗筷又灌了一口啤酒。

“谁不知道住别墅啊,这里租金便宜啊,加上刚失业,省着点花呗。”方柏林在锅里寻找着自己的。

“喂,洗筷子啊,知不知道口水有细菌的?有没有常识啊?对了,你有时间来我医院检查一下,吞咽有问题,可能是脑血管有问题,要提前降低一下中风的可能性。”甘力宝边说边用自己的筷子拨开方柏林的筷子,随即用筷子指向韦仲新。

“切,你吞咽才有问题。”韦仲新斜了他一眼,一脸不以为然。

“大菌吃细菌,细菌当补品。你医院没有细菌,你没在医院吃过饭?切!”方柏林手疾眼快地夹起一块北极贝。

“对了老方你现在成红了,你骂法官的那段视频短短一个小时就超过15万点击率,厅里好几个小姑娘都托我问你要签名。”韦仲新不停往嘴里塞着食物。

“切你俩的猪头,对了,医院的几个美女护士也要我问你要签名。”甘力宝放下碗筷作势去拿笔和纸。

“好了好了,边装模作样了,快吃吧,你看老韦像刚放出来似的。”方柏林指了指韦仲新。

“对了,出来后今后有什么打算?”韦仲新边说边用筷子在锅里翻腾,寻找目标。甘力宝也停了下来,认真听着。

“什么叫以后有什么打算啊?我刚刚劳改释放吗?我刚刚家庭破裂吗?拜托合上你的乌鸦嘴吃饭好吧,这么大的电饭锅还塞不牢你的嘴”方柏林拿起面前的啤酒灌了一大口,张大嘴巴吐出了一个酒嗝。

“你看你看……好心没好报,好柴烧烂灶。”韦仲新一脸委屈看着甘力宝。

“我们医院近招人,你考虑一下。”甘力宝一脸关切。

“招啥?院长吗?我又不是读医出身,做不了那技术活。”方柏林摇摇头。

“不是……相信我,适合你做。”甘力宝拼命咬着下唇。

“你说说,招什么岗位?”韦仲新饶有兴趣。

“护……工……哈哈哈哈”甘力宝连忙躲开,捂着肚子直不起腰。

“你这家伙说话太没口德了,太没口德了,怎么可能让自家兄弟去做护工呢?你说对不对?”韦仲新一本正经地看着方柏林,但脸上早已莲花朵朵开了。

“对了,我厅也在招人,你可以去试试,起码不用每天对着那些屎尿血脓痰。”顿了顿继续说“还有啊,你进来后咱俩好歹也是政法系统……你说好不好?”韦仲新连说带比划。

“现在招警察不是从警校选拔的吗?怎么……?”甘力宝满脸疑惑。

“谁说招警察了,警察得从警校里招。”韦仲新挟了块鸡肉放碗里。

“那你……刚刚不是说政法系统吗?不是警察是什么?”甘力宝与方柏林不约而同望了一下。

“哦,是这样的,我们交管局近上路打车匪路霸,人手不够,上面的意思呢就是成立一支夜间保安队伍协助交警工作,你要是进去了我们就是同事了对吧?加上你好歹也是个两本生,一定会受重用的,是吧?好好干啊小伙子。”韦仲新鼓励地拍了拍方柏林肩膀。

“呸……你俩混蛋,拿老子开心是吧?明天到你俩乌龟失业,到时咱仨一起上街去乞讨。”方柏林剜了两人一眼。

两人笑得滚在地上,直不起腰。

“咦,这是什么?”冷不防甘力宝指着韦仲新的脖子问。

“什么什么?”韦仲新摸着脖子一头雾水。

“别动,我看看,疼不疼?”甘力宝用牙签挤压着韦仲新脖子上一个如半颗米粒般大小的肉粒,肉粒呈黑红色,有点硬。

“是什么?没留意看,不疼啊!”韦仲新摸了摸脖子。

“奇怪了,又不像饭瑞,饭瑞不是这个颜色的。”甘力宝沉吟着。

方柏林凑近一看,心不自觉地抽了一下‘是僵尸虫’,这种东西在苗疆和东南亚比较常见,僵尸分三类:荫尸、走尸、飞天尸。韦仲新被人下的是荫尸的僵尸虫。这个僵尸虫是僵尸长期吸收人血后,残留在嘴巴的血吸虫,人一旦被僵尸虫咬到,就会出现以下症状:一、吃东西就觉得吞咽有问题。二、手脚身体慢慢变得冰冷。三、血会在90天内慢慢凝固,直至各器官衰竭。是谁这么恶毒?

友情链接